唐朝美人

原罪-yokit(胖奶)

一时兴起写的,发完就觅食去了😳
主yo的视角,不知道看不看得懂😂
取名废,一发完。

原罪-yokit

yo听见有人开门进来,
想也没想就随手拿起桌上的烟灰缸,
朝不知道哪个不知死活,敢
违抗自己命令的下人扔去。
“嘭”烟灰缸重重的落地声,
“乒乒乓乓”盘子碎了一地,
很显然那个倒霉的人被砸中了,
可yo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刺耳的声音让今天异常烦躁的yo
更加生气,他的火气正好
被提升到了最高点,
yo抬头准备破口大骂,
映入眼帘的却是kit
用手按住流血不止的额头,
表情痛苦的呻吟着。
yo看到这一幕心疼到恨不得
千刀万剐了自己,
恨自己为什么下那么重的手,
yo心疼的快速来到kit身边,
一只手温柔的将kit捂住伤口的手拿开握紧,
另一只手抚摸那吓人的伤口。
“对不起”或许是长久以来yo的温柔终于感动了kit,
也或许是他太累了,一时之间不想掩饰什么了,

kit不得不承认yo能给他带来,

前所未有的安全感,kit觉得他应该放松放松自己了,便不在强忍痛苦,才会对yo卸下了最后的防备,

放下仅存的自尊心,

在yo的环抱中昏了过去。
“kit”yo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他从没如此害怕过,打横抱起kit
直至卧室,小心翼翼的放置床榻上。
立即打电话给自己的私人医生。
没过多久,yo就听见自己的私人医生急急忙忙,骂骂咧咧的火速冲进了他的卧室。
私人医生一边给他的kit处理伤口,一边骂他混蛋。yo也不反驳,他也恨死自己了好吗,自己一直扬言会保护他的kit一生一世,绝不让他受一点伤害,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打昏”他的宝贝……
等私人医生骂够了,走之前留下一句
“这不是你的错”之后用力甩上门。
是不是潇洒离去,yo不知道。
他只知道这是私人医生,表示对自己冲动的不满,下意识可能是,下次看清楚再动手……
每次在私人医生与他的kit接触时,他都怀疑此人对他的kit图谋不轨。
yo明白他和他的kit,有一个心结始终无法解开,yo不想再想下去了。
回身拉过一把椅子,紧握kit的双手,
看向kit额头上的伤虽已处理好,
却还留下肿起的大包时,
yo陷入沉思,自己真该死,
从佣人那里得知,
kit之所以会出现在书房,
是因为被自己一个个赶出去的佣人,
担心一天没吃东西的他会晕倒在里面。
才由忠叔做代表,
求着在他们看来无比冷漠的kit
帮着送些饭菜给他们的少爷。
kit的冷漠其实只针对yo的,这点
yo非常清楚。不容置疑,他的kit
拗不过管家的苦苦哀求,于是就答应着说,一会自己会送过去。忠叔当时还在心里想“为什么不是马上过去”,
于是在他的kit看不到的地方,
偷偷地唾弃了一下。
可接下来的事情,让那个年迈几乎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老管家红了脸。
忠叔走出房间时并没有听到关门声,而是听到kit在询问可不可以带着他进厨房。
忠叔觉得没必要说了句“我让厨房的人给你端上来,你直接送进去就可以了”
“不是的,请你带我去厨房”
忠叔没办法只好带他进厨房。
紧接着忠叔似乎明白了什么,
忠叔有点感动。
忠叔知道他的kit对自己有多重要,这几年里不仅仅是他们这些下人,还有老爷夫人全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忠叔说他清楚记得,有一次自己喝的很醉,东倒西歪的进门,忠叔刚好在大厅就连忙过去扶,一路上只听到自己口中不停的在喊“众星捧月不如你爱我”。喊着喊着
忠叔扶着少爷的手突然感到湿湿的,
忠叔说他回想起来又有些酸涩了。
相比自己听到“众星捧月不如你爱我”这句话已经没什么了,他相信总有一天,他的kit会对着他说那三个字。至少现在他的kit还在他的身边不是吗。
yo从回忆中回过神,双手温柔的抚在kit的双颊上,低头亲吻着他的kit
“我的kitkat,你什么时候才能原谅我”。
“夫人,您什么时候来的?”
“嘘”因为太专注,yo没有发现一早他的母亲就偷偷掩着门,担心的看着他们。
“孩子,是我对不起你们”。
忠叔看着夫人轻轻把门合上,退了出来
转眼对着他“忠叔,谢谢你这些年你对yo的照顾,或许我们被原谅的那一天很快就要到来了”她也不用每次偷偷摸摸来看自己唯一的孩子。“忠叔我们会被原谅的吧”忠叔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更加确定了,因为夫人们的一个不知道什么样的过错,而影响到了后来的一大帮子理不断剪还乱的糟心破事。这大概可以用蝴蝶效应来形容吧。忠叔从很小就知道他们家世世代代,都服侍着SuladePaw家族,所以老爷和夫人对他等同于家人,再加之活到这个岁数,忠叔语重心长地对着抹泪的夫人道“会的,一定会的,kit少爷他是善良之人,wayo少爷是您的孩子,自然更会”

…………………END……………………

评论(9)

热度(23)

  1. 🌸hello暖暖.唐朝美人 转载了此文字